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曾是市场宠儿,如今大批关店“剧本杀”何去何从?

2023-04-15 22:46:03 3422

摘要:剧本封面。受访者供图8月6日下午,重庆某密室游戏馆,几位打扮奇特的年轻人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店长庄庄在介绍完剧情梗概后,将他们送入了精心搭建的密室中……而就在半年前,庄庄的身份还是重庆大学城熙街一家小型剧本杀店的老板之一。他笑称,自己是剧...

剧本封面。受访者供图

8月6日下午,重庆某密室游戏馆,几位打扮奇特的年轻人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店长庄庄在介绍完剧情梗概后,将他们送入了精心搭建的密室中……

而就在半年前,庄庄的身份还是重庆大学城熙街一家小型剧本杀店的老板之一。他笑称,自己是剧本杀行业在短短几年内由辉煌走向低迷的亲历者,这个新兴行业,从业者绝大部分都是“90后”“00后”等年轻人群。随着剧本杀店迎来闭店潮,庄庄从剧本杀转向密室游戏,还有更多如他一样的从业者在谋求转型。

服装区。受访者供图

辉煌——

门店月流水达到4、5万元 整个熙街有二三十家剧本杀店

“在角色中体验不一样的人生,很有意思。”对资深玩家小陵来说,剧本杀满足了她体验人生百态的梦想。

“剧本杀”是推理、解密性质的游戏,游戏形式有线上和线下两种。线下实体店通常根据剧本设定布置场景,玩家同处一室,通过语言、表情等表演故事,共同揭秘或者找出凶手。

2016年,伴随着推理类综艺节目《明星大侦探》,剧本杀走进大众视野,很快就吸引了一批年轻人的关注。记者发现,豆瓣“剧本杀”小组有近3万用户关注,小红书搜索“剧本杀”有88万多篇相关笔记。

庄庄也正是出于对剧本杀的浓厚兴趣,于2019年10月在重庆大学城熙街,开了一家剧本杀店。后为了发展和分摊经营压力的需要,庄庄的店与熙街另一家剧本杀店合并。

2019年—2020年,剧本杀迎来高速发展,小小的熙街就聚集了二三十家剧本杀店,观音桥、大坪等地,也有几十家剧本杀店。其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庄庄合并后的剧本杀店站上了风口,不久就迎来了丰收期。“2021年上半年,生意最好的时候,门店月流水能达到4-5万元。”庄庄告诉记者,那段时间,周围每过几天就冒出新开的剧本杀店,最多时,整个熙街大约有二三十家剧本杀店。

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全国剧本杀门店数量由2400家飙升至1.2万家,到2020年底增长至超3万家,2021年中国实体剧本杀市场规模已经超过了120亿元。企查查数据显示,2021年,重庆新增剧本杀店123家,同比增长355.56%。

解谜主题房。受访者供图

低迷——

价格内卷、利润腰斩,大批剧本杀店转让、闭店

好景不长。庄庄记得,2021年下半年,门店月流水下滑到了1-2万元。

同样是企查查数据显示,2022年初至今,重庆市新增剧本杀相关企业仅47家,较去年明显萎缩。

为何这么快就走向低迷?“爆发式增长带来的无序竞争和缺乏监管是主因。”庄庄说,门店数量短时间内疯涨,供大于求,于是价格内卷、恶性竞争层出不穷。

2021年下半年,价格内卷最严重。曾经有一款剧本标准定价78/人,有些店铺卖39/人、25/人。为了争夺顾客,一些剧本杀店还会与其他行业进行捆绑,玩家小叶提到,她在一家餐馆消费完后,在柜台免费领取到了某剧本杀店的打折卡。

为及时止损,庄庄决定将剧本杀店属于自己的那部分经营权转让。然而并不顺利,庄庄在朋友圈挂了一个月转让信息,才终于找到愿意接手的下家,转让价格也被压得很低,庄庄投入的6-7万元,最终只收回了3万元左右。

被行业潮流裹挟的,不止庄庄一个人。2021年下半年到2022年上半年,庄庄身边有大批剧本杀店都在转让、闭店,“都在亏钱啊,但凡能赚钱都没人会转。”庄庄解释,一般小型剧本杀店一个月运营成本至少需要五六千元,房租、员工工资负担很重。“虽然转让前我们店里还在盈利,但赚得非常少。”

道具架。受访者供图

转型——

剧本质量下滑影响消费者体验,优质内容仍是核心

与庄庄的果断退场不同,另一家剧本杀的老板陌陌瞄准了产业链的上游——剧本创作。陌陌告诉记者,他打算成立一家公司,从事剧本发行和剧本杀相关短视频创作。

“目前还在筹备中,进入一个新的赛道,很多东西都还在摸索阶段,转型还需要一段时间。”但陌陌相信,剧本杀一旦迎来良性发展、优质的内容,必然能在市场上占一席之地。

陌陌的想法没错。事实上,行业的低迷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因为剧本严重同质化、品质不高所致。

“行业内卷,导致越来越形式大于内容。”对剧本质量的下滑,从业人员感受颇深。剧本创作者猫小蒙表示,与前几年相比,如今市面上的剧本在设计上更有新意,但在故事内容却难以跳脱出原本的套路。不仅如此,有的剧本还存在内容恐怖、打擦边球等问题。据长沙电视台政法频道官方微博报道,7月1日,一女大学生在玩剧本杀的时候,被吓得全身无力,头晕气促,四肢麻木,感觉减退,后经医生诊断为脑出血。“这样怎能实现良性发展?”猫小蒙感叹。

庄庄告诉记者,其实目前依然有剧本杀店铺正在发展,并且持续盈利。“规模大、注重员工业务质量,城限(城市限定)剧本、独家剧本比较多的店铺,还是能赚的。”据猫小蒙透露,一般剧本售价约两三百元左右,但质量一般,有人玩了不会给身边人推荐,流行一段时间后便很难再有“翻台”。城限(城市限定)剧本要上千元,会吸引很多外地粉丝打“飞的”去体验,独家剧本价格更贵,但“翻台率”更高。

抛开剧本,剧本杀店能够通过其他因素保持盈利吗?“其实是可以的,剧本杀很‘吃’场景,地理位置、场景搭建、剧本体量、人员配置等因素都会影响一个店面的客流量。”庄庄介绍道,但目前大多数剧本杀店都是小投资,几万块钱就能开起一家店,店面也往往藏身于各个公寓或商业楼,根本无法顾全这些因素。

古风主题房。受访者供图

思考——

剧本杀进入监管时代 从业者该何去何从

缺乏监管是导致行业无序发展的一大诱因。好在今年6月末,国家文旅部、公安部等五部门联合出台《关于加强剧本娱乐经营场所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从内容、未成年人保护、安全生产等多个层面,首次将剧本杀等发展快速的新业态纳入管理。

《通知》明确了剧本杀经的营业范畴为“剧本娱乐活动”,并且不得开设在居民楼内、建筑物地下一层以下等地;同时严格规定了剧本内容和表演、道具服饰等必须合法合规,剔除不适合未成年人的元素,并且需要对剧本脚本做适龄提示等。

剧本杀行业正式进入监管时代、告别野蛮生长,从业者又该何去何从呢?

“针对剧本杀市场不断扩大、鱼龙混杂的现实,《通知》更多的是一种保护。”重庆市文化和旅游协会文旅教育分会秘书长张云耀认为,从业者应该主动把握机遇,为发展争取更多的政策空间。强化内容创作,只有源源不断的内容输出,才能立于市场的不败之地。加强行业自律,市文旅协会、市娱乐协会、市旅游商会等行业协会都已经出现了和剧本杀相关的行业组织,通过发挥行业协会作用,规范和引导行业发展。此外,还要服从行业监管,只有形成监管合力,才能保障行业的发展。

从野蛮生长到有序发展,剧本杀这一新兴消费业态未来将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使用化名)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林红 首席记者 佘振芳)

来源: 华龙网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