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剧本杀的转型难题:“内容的池子根本不够烧”

时间:2023-04-15 22:50:24 | 浏览:1233

很多网剧编剧和网文写手转行创作剧本杀,剧本杀没有主配角之分,作者们首先要适应如何将每个人物的戏份变得均衡。 (视觉中国/图)展会突然取消,门店关闭营业,剧本杀行业的形势正在急转直下。伴随着监管的收紧和疫情的反复,剧本杀出现新一波闭店潮。企查

很多网剧编剧和网文写手转行创作剧本杀,剧本杀没有主配角之分,作者们首先要适应如何将每个人物的戏份变得均衡。 (视觉中国/图)

展会突然取消,门店关闭营业,剧本杀行业的形势正在急转直下。

伴随着监管的收紧和疫情的反复,剧本杀出现新一波闭店潮。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剧本杀相关的企业共注销吊销350余家,到2021年增长至1000余家,截至8月底,2022年已有超过500家相关企业注销吊销。

剧本杀展会由发行工作室和平台举办,供剧本发行方和店家进行剧本交易。年轻的剧本杀作者郭大福记得,2018年国内全年只有四场展会,2020年大约每个月都有一场,到了2021年,一个月最多能有十几场。而2022年无论办展还是参展,未知性变得更高了。

一位发行方原计划参加2022年3月的洛阳展,该展由于疫情推迟到5月,后来持续延期,变为“提前15天通知举办时间”。这位发行方宣传了4个月后,终于无奈表示“由于疫情和不可抗力,洛阳展暂时上不了”。这期间,他参加了长沙展、青岛展,也出于同样的原因取消了合肥展。

与此同时,加入剧本杀创作的作者数量仍在增加。关爽写过爆款网络小说,后来成为剧本杀新人作者,有发行方曾提议用几万元买断她的作品。据她观察,之前有人写一个剧本就能拿到几十万酬劳,而现在新人普遍盼着能卖出去就算不错了。

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从2018至2021年,密室逃脱类、剧本杀类经营场所的总体数量增长幅度超过400%。2021年,剧本杀市场规模已经超过120亿,有超过三万家剧本杀店。2022年,行业年营业收入将比上年缩减约30亿,剧本杀类经营场所增速预测下降35%。

2022年6月底,国家文旅部、公安部等五部门联合出台《关于加强剧本娱乐经营场所管理的通知》,正式将剧本杀等纳入管理,要求经营场所“履行备案手续”,剧本“严格内容管理”并“加强未成年人保护”。此前,上海已出台《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管理暂行规定》,要求“内容备案”,经营单位自审后的剧本向所在区的文旅局报备。

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了多位剧本杀从业者,他们称新政策出台后,剧本杀监管变严,现阶段仍为“自审自查”。郭大福说,从2020年起,行业已有危机意识,开始自发抵制“黄暴本”,行业内的几个平台将相关剧本下架。现在很多剧本杀工作室遇到不合规的内容,会在创作阶段“一刀砍掉”。

(梁淑怡/图)

“基于道德和约定俗成的东西来审核”

据关爽观察,当剧本内容涉及政治、色情、暴力,业内有约定俗成的红线。比如,互动环节或剧本情节出现色情露骨的内容,她在少数剧本中见过,这些通常会引起玩家的不适,因此在市面上受欢迎的剧本中很少出现。

行业高速增长,剧本杀内容创作泥沙俱下。

吴一是一名兼职剧本杀作者,写过几个小本子。他学戏剧影视出身,之前给网剧写剧本。吴一玩过一个剧本,故事背景是假名媛和假富二代,互动环节中,玩家被要求捏旁边的人或者某个角色的胸。

剧本里的情感矛盾同样需要警惕,未成年人恋爱,高中可以写“暧昧”“特殊情感”,但是往往“无疾而终”。关爽见过在一些剧本里,孩子受不了父母的管教、原生家庭的拖累,或者为了娶某个女孩,杀害了亲人,但是“这样的剧本会下架”。

监管规定下达后,变化最大的是剧本杀常见类型之一的恐怖本。在郭大福负责的工作室,“恐怖这一块我们全部砍了”。恐怖本在发行平台上往往销量靠前,多的可以卖到三四千份。作为全国首个正式将密室剧本杀纳入管理的城市,上海规定密室剧本杀文化业态经营单位在经营活动中不得让“表演、游戏方式恐怖、残忍、暴力、低俗,摧残工作人员或消费者身心健康”。

上海出台监管政策后,关爽发现恐怖本“基本上被下架得差不多了,有时候想玩都玩不着了”。

一位受访剧本杀作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曾参加某官方影展举办的剧本杀项目,除了几个红色本,那次展会上的剧本大家几乎都没有听说过。他认为,如果按照影视审核的要求,很多剧本或多或少存在问题,常见的问题是剧情太“狗血”。他举例说,有一个挺感人的剧本故事中,母亲爱上了儿子的同学,“要是拿去参加(公开)活动,肯定是不行的”。

剧本杀一般由发行方和平台自主审核发行,有的作者无需通过发行方,只要找到熟悉的店家,直接售卖即可。吴一说,发行方通常不会关心人设,更多只是干预玩法或篇幅。他认为唯一可能出格的部分是“杀人动机”,在一些凶案剧本中,“杀人动机很小,可能是为了某些很小的利益,可能只是看不惯这个人等,杀人很勉强。”吴一说,即便刑侦题材的影视剧也不会有过多杀人情节,但剧本杀“为了能够推凶,往往会有杀人的情节,有时候是比较牵强的”。

懂诗剑是某剧本杀工作室的主理人,现在如果工作室接到一个剧本,发现有“三观不正”或涉及侮辱性的内容,会直接淘汰,“比方说涉黄、侮辱公职人员、分裂国土等”。懂诗剑看过一个比较火的本子,讲警察违背了职业道德,后来下架了,“我们不会出现这样的内容,毕竟已经被处罚了”。

收到剧本投稿后,监制会进行第一轮审核,每个监制都有自己的标准。螃蟹曾为《明星大侦探》节目做过剧本杀监制,他认为“监制的认知很重要”,比如他不太愿意触及抑郁症题材的剧本,“真的不好把控,有些作者想表达出对抑郁症群体的想法,但是往往不是很如人意”。

吴一玩过的剧本杀里,还没有见过“任何现代的人和事或者是地方”。大部分剧本会设定在某个历史阶段,或者架空历史和城市,来规避发行的风险。

“独角鲸周洲”是一名职业作者,对传统出版和网络文学都有丰富的经验。周洲总结,“现在是基于道德和约定俗成的东西来审核”。周洲在展会上看过一个剧本,其中出现了“吃人肉”情节,结果被行业和玩家集体抵制,“这个行业有自审的能力”。

能用的题材几乎都用过了

关爽认识的很多剧本杀作者是由网文作者转行而来。比如古风言情题材的剧本杀,几乎都出自之前红袖添香、晋江的写手,网站上题材同质化严重,同样的内容,改成剧本杀后一下“爆”了。

大量专业的写手正在“下海”。据她了解,很多写历史、写谍战的专业作家下场,他们的书也许卖得并不好,但是上百万的小说截取几个章节做一个剧本杀“很容易”,对剧本杀创作者来说是“降维打击”。

周洲从2012年开始写小说,2019年涉足剧本杀创作。进入剧本杀行业后他才发现,自己的一篇短篇小说被剧本杀作者抄袭了。原作两千多字,发表在公众号上,以这个故事为雏形的剧本卖得很好。周洲说,剧本杀行业存在对传统作者版权侵犯的问题,但由于形式不同,抄袭难以界定,这件事也不了了之。

成为剧本杀作者之前,吴一写过网剧,什么地方都要改,剧本杀则自由得多。比如同一个侠客故事,“剧本杀发行不太干涉剧本的人设,侠客爱上哪个姑娘,有什么样的经历,不太干涉这些,顶多干涉你的玩法,或者要求你篇幅增加或缩短”。网剧要根据甲方要求修改,吴一觉得,“写网剧属于给别人圆梦,写剧本杀属于给自己一点梦”。

一般盒装本的售价在300-500元,超过1000本便是畅销本;城限本的价格在1000-2000元,超过300本便是畅销本。完成一个剧本杀,吴一要花费三四个月,加上后续的修改,差不多半年时间,但每个本子不超过一万元。

温迪同为戏剧影视专业出身,毕业于西南一家传媒院校。在她看来,相对于传统剧本,剧本杀体量小,创作相对简单。剧本杀不管是追溯身世还是未来发展,整个故事围绕正在发生的事件进行,而影视剧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大事发生”。但是,剧本杀更容易寄托作者本人的感情,“铭记一些历史,珍惜身边的朋友,不要沉溺于过去,这种感觉很有意义”。

“你相信人死后会去到另外一个世界吗?”郭大福一开始是深度玩家,后来成为一家剧本杀工作室的主理人,“剧本杀也许是源自一个突然的想法或灵感。”那时候奶奶生病,他安慰奶奶一定可以活到120岁,奶奶却说不想了,活着太受罪,“让你爷爷多活几年,他的工资高,可以给家里多留一些钱”。这句话让郭大福愣在原地,后来他把这些经历写进剧本里,讨论人的生老病死。

他还花了一年多完成了一个关于抑郁症的剧本。郭大福从身患抑郁症的朋友口中得知,有一个抑郁症患者聚集的电台,大家彼此联系和安慰。根据这个线索,他搜集了很多抑郁症的资料和故事,把真实故事改编成了剧本杀。

在郭大福看来,剧本杀发展至今,每天都在推出不同的作品,能用的题材几乎都用过了,已经很难在题材上出新意。

螃蟹看过一个电影改编的剧本杀,电影原剧本是关于1990年代农村妇女被拐卖的故事,但是改成剧本杀后,内容几经修改,找了几个业内很好的发行方,都说“不好发行”。

在发行平台“小黑探”上,故事背景从古风、民国到现代、未来,从欧式、日式到架空历史,内容从唐代青楼女子、民国党派谍战到妖怪世界怪谈,无所不包。2020年,情感本爆发,亲情、友情、家国情更能吸引玩家;一年后,机制阵营本大放异彩,谍战、战争、历史等题材受到关注。

周洲认为,如果经典文学更迭速度是1,传统小说是2,网络文学的速度则变为4,剧本杀的更迭速度可能为8,“一个剧本的寿命可能半年到一年就要结束了,它的生命周期很短,就代表内容更迭速度要非常快”。

如今行业面临最大的问题在于,消耗速度过快,来不及积累和沉淀,每一次都要有新的东西,“内容的池子根本不够烧”。周洲说,《庆余年》《鬼吹灯》等影视作品改编成剧本杀,知名IP进入剧本杀行业分一杯羹情况常有,但是剧本杀原生作品冲出圈子的却不多。

2022年6月底,国家五部门联合出台通知,正式将剧本杀等纳入监管。 (视觉中国/图)

越老土的套路越通杀?

熟练的玩家很容易看出剧本杀中的常见套路,比如推理本中的“核心诡计”,即凶手掩饰自己的方法,多半是他杀伪造成自杀、伪造死亡时间、一人分饰双角、犯人假死等等。看到地板上的水,自然能联想到“冰刀杀人”。

人物设置也有套路。螃蟹总结,如果剧本中有一个讨人厌的角色,那么后续剧情中一定会不断反转。比如,剧本中有个小孩不去上学,天天偷柿子,后来会揭晓他的家人在一场事故中身亡,小孩每次吃柿子都会想起父母,把偷来的柿子放在父母坟前。

关爽以情感沉浸本举例,“年代近一点的,参考《小时代》;远一点的,参考《甄嬛传》,共用的逻辑是,你想要后面有多虐,前面就得有多甜”。剧本的几大要素失忆、车祸、绝症,几乎与韩剧套路如出一辙,“越是老土的套路越是通杀”。

情感本最后通常要“问心”。比如,你是一个抗日特工,在危难情况下,是选择当汉奸保护你的爱人,还是选择抵抗家破人亡?再如,你是一名医疗人员,明知病人已经救不活了,当他的亲人来求你,但病人痛苦万分想放弃,你会如何选择?

“不管是亲情、友情、爱情,更多的就是遗憾,最后的结局不会非常圆满。”温迪说,“玩家做出抉择,让后面的故事变成了悲剧。”她发现,玩家对剧本杀的要求越来越高,过去很多玩家看完了会哭,现在“心理防线”变高了,“更多去看逻辑、人物动机是不是合理”。

懂诗剑认为,剧本杀的玩法更迭迅速,最早的推理本流行“三刀两毒”,即每一位角色都对受害者做出了伤害行为,现在已经完全行不通了。现在强调“升华”,“他为什么要做这个案子?遭遇了什么事情促成他做出这样的举动?”注重游戏的机制本亦然,2019年可以全程小游戏玩到尾,大家拿到分值和道具,一关一关进行,就觉得有趣。现在很多人会问,“做这一关到底为了什么?突然让我们玩色子游戏,这不符合逻辑。”

好剧本需要不断打破套路,郭大福举例说,人格分裂的题材一度很流行,通常先把真相隐藏,玩家玩到两个小时以后突然得知,原来大家都是同一个人分裂出来的人格。这样的套路变得常见,后来出现一个剧本,一开始便告知玩家这是人格分裂,反而给人惊喜。

有些作者从剧本的互动和游戏上挖掘新意,一位头部创作者给过螃蟹启发,他设计了一个卷轴,男主角拿着卷轴从一头读起,女主角从另一头读起,看到中间时,两人撞在一起,目光交织,由此开展爱情故事。

懂诗剑前段时间玩过一个剧本,故事关于刺杀,玩家都是刺客,每个人会配发一把枪,要求真的打中某个地方,才算完成任务,“这样的一个机制,奇思妙想有合理性”。

殷无忧曾在国内知名剧本杀工作室工作,他写了一个十几万字的阵营本,讲一个弱势的皇帝被权臣架空,只有一个特别好的老嬷嬷照顾他。玩家是一位忠诚的御史,当发现老嬷嬷的犯罪事实,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殷无忧设计了两套剧本,如果忠臣坚持信念会拿到一个本子,不坚持则会拿到另一个奸臣剧本,两个故事的走向完全不同。

剧本杀正在试水更多新形式。关爽曾接到国内某酒企的咨询业务,对方称对“酒本”感兴趣,即在剧本杀过程中一边游戏一边饮酒。这家企业的老板认为,让白酒打入年轻人市场,剧本杀也许是个机会,不过最终还是发现不合适,只好放弃。

目前,针对5-12岁的儿童剧本杀、文旅景区开发的剧本杀,甚至剧本杀与元宇宙……正在成为剧本杀的新方向。

(吴一、温迪为化名)

南方周末记者 张锐

相关资讯

文旅部拟禁止未成年人非节假日玩剧本杀,超万家剧本杀企业影响几何

为进一步加强剧本娱乐管理,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文旅部13日就《剧本娱乐管理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提出,剧本娱乐活动应当设置适龄提示,其使用的剧本应当标明适龄范围;除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外,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

从一场难求到一场难拼,部分剧本杀商家退场,新式剧本杀浮出水面

极目新闻记者 黄永进实习生 董彦希“今天有个本可以开,要来吗?”4月10日,剧本杀店员给剧本杀爱好者田晨发来消息,田晨一看是曾经在另一家店玩过的剧本,便婉拒了店员的邀约。田晨发现,自己玩剧本杀的热情好像不如以前那么高了。剧本杀也有过一场难求

女大学生玩剧本杀被吓到脑出血!看似开心又轻松的“剧本杀”暗藏哪些风险?专家建议→

暑期将至,“剧本杀”“密室逃脱”等娱乐活动客流高峰即将到来。对很多当下的年轻人来说,剧本杀能够在剧本里演绎另一种人格,按照线索拼凑出整个故事的全貌.....这样的休闲娱乐方式不仅能够满足内心的表演欲望体验另一种人生,而且还能短暂逃离现实缓解

学生玩剧本杀成瘾 乱象频发的剧本杀未来将走向何处?

剧本杀是一种通过剧本形式虚拟出各种凶案故事,让玩家在故事中扮演不同的角色,通过分析剧本中的漏洞以及提供线索,来找出凶手的游戏。其凭借新颖的娱乐方式以及独特的游戏体验吸引了大批年轻人参与。当前,剧本杀已经成为了90后以及00后的社交新方式。剧

别让“剧本杀”成为黄色、暴力的温床 Z世代爱玩的“剧本杀”亟待出台行业规则

几个年轻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拿着不同身份的剧本,抽丝剥茧地分析着各种线索,利用推理找出背后的“凶手”……这一幕场景就是当下年轻人最喜欢的社交方式“剧本杀”,也被人们形容为“极具Z世代特征的消费场景”。据悉,这个起源于欧美派对的游戏最初被直译

“剧本杀”值100亿?但谁能想到这是真正的剧本杀人?

后劲太强。如果不是《007》上场,《长津湖》就承包了整个10月份的票房日冠。截止至10月29日,长津湖内地票房折合美元8.28亿,成为2021年全球票房第一。而被它超越的第二名,还是国产片,《你好,李焕英》。我们已经成为全球最重要的电影市场

什么是剧本杀,剧本杀什么意思,超强解释!

什么是剧本杀,剧本杀什么意思,超强解释!剧本杀是什么?剧本杀是一个小众圈层的游戏,圈内人为之沉沦,圈外人雾里看花。一群人坐在一起聊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故事,到底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能让那么多人趋之若鹜,沉迷其中?先百度了他的官方解释。“剧本

剧本杀、密室逃脱迎来新规范!文旅、公安等5部门发文:这些情况下不能开剧本娱乐场所

每经编辑:王月龙,易启江日前,文化和旅游部、公安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应急管理部、市场监管总局五部门发布《关于加强剧本娱乐经营场所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首次将“剧本杀”“密室逃脱”等近年来快速发展的剧本娱乐经营场所新业态纳入管理。《

“剧本杀”等娱乐场所纳入管理 业内人士建议从源头防止“问题剧本”

新华社天津7月1日电(记者梁姊 郭方达)暑期将至,“剧本杀”“密室逃脱”等娱乐活动客流高峰即将到来。然而,部分“剧本杀”剧本中存在“黄色暴力血腥”内容,一些密室逃脱场景中“黑暗追逐电击”行为,也引发是否会对未成年人产生不良影响的担忧。日前,

入行门槛低、剧本质量良莠不齐 你玩过剧本杀吗?

【入行门槛低、剧本质量良莠不齐 你玩过剧本杀吗?】“就目前来看,国内‘剧本杀’发行从业者人数过万,每年发行的新本在200本到300本左右,线下店超过2万家。”“剧本杀”资深从业者冷月说。目前,从内容上划分,“剧本杀”分为“硬核本”(以推理为

“剧本杀”了解下!写一个剧本小赚10万

2016年,一种名叫“剧本杀”的游戏方式在国内悄然兴起,其故事性、悬疑性、刺激性及自带社交属性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去年,随着新一季《明星大侦探》综艺的播出,剧本杀迎来第一次爆发式推广,成为新经济、夜间经济的“新宠”之一。开剧本杀店需投入几何?

当剧本杀遇上剧本“乏”,这个社交新宠还能“火”多久?

“沉浸式社交体验”“百元买一段人生”“满足悬疑推理的刺激感”……剧本杀是当下年轻人最喜爱的社交新模式。尽管剧本杀产业已经具有上百亿元市场,但在其热度高涨的背后,危机已经显现——剧本杀《壬辰倭乱》角色剧本与游戏卡片。记者 文超摄艾媒咨询的分析

入行门槛低、剧本质量良莠不齐 社交新宠剧本杀能走多远

“剧本杀”:社交“新宠”成产业,能走多远看格调前景取决于“剧本杀”能否成为正确价值观的载体,能否通过规范运营形成风清气朗的环境从登陆热门综艺到成为现象级线下社交活动,从雨后春笋般冒出的实体店到与文旅、民宿业融合——作为近年来悄然流行的社交“

“剧本杀”要发展,好剧本是关键

【热点观察】 作者:宋旭红(中央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剧本杀”有多火?相关机构发布的《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发展现状及市场调研分析报告》显示,在当前的中国年轻消费者线下潮流娱乐方式中,“剧本杀”高居第三位,紧随电影、运动健身之后。然而,关

剧本杀,重在剧本不在“杀”

“由兴业路开往复兴路的G100次列车就要发车了。”伴随着熟悉的列车广播由人民日报新媒体中心为致敬建党百年而打造的“复兴大道100号”创意体验馆在北京爆红,与常规的图片、视频展陈形式所不同的是“复兴大道100号”将百年记忆实体化,精心构筑10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暑假工招聘网今日忻州今日唐山天文学知识大全刷卡机品牌网遵义新闻门户网罗浮山旅游攻略PS抠图网NBA赛程网小鹏汽车股票行情今日信阳瑰夏咖啡品鉴网五月天摇滚乐团铜仁新闻头条网佛山头条新闻网
免费剧本杀剧本网-剧本杀一词起源于西方宴会实况角色扮演“谋杀之谜”,是玩家到实景场馆,体验推理性质的项目。剧本杀的规则是,玩家先选择人物,阅读人物对应剧本,搜集线索后找出活动里隐藏的真凶。剧本杀经典剧本推荐《蝙蝠侠:长万岁》、《侦探柯南》、《绿皮书之谜》、《双面女王》、《虚无之地》、4人玩的推理游戏剧本免费、等免费完整剧本杀故事。
剧本杀剧本网 33255.cn ©2022-202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