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二审改判!小伙在长沙“剧本杀”馆猝死,法院:被告赔偿27万

2023-04-16 00:35:46 793

摘要:2021年1月12日晚,19岁的常宁小伙李湛被发现在长沙一家剧本杀工作馆去世。李湛哥哥李意阳称,弟弟在该工作馆当剧本杀主持人,事发当天曾工作到凌晨,后经司法鉴定,李湛死因符合冠心病发作致心源性猝死。哥哥李意阳和母亲何冬梅认为该工作馆对李湛的...

2021年1月12日晚,19岁的常宁小伙李湛被发现在长沙一家剧本杀工作馆去世。李湛哥哥李意阳称,弟弟在该工作馆当剧本杀主持人,事发当天曾工作到凌晨,后经司法鉴定,李湛死因符合冠心病发作致心源性猝死。

哥哥李意阳和母亲何冬梅认为该工作馆对李湛的死亡存在过错,将其诉至法院,索赔相关费用近93万元。

然而一审法院经审理,驳回了李湛家属的诉讼请求。李湛家属对这样的结果感到十分不平,随后提起上诉,二审于2022年4月开庭。

6月7日,李意阳联系到潇湘晨报记者,称二审已有判决结果,改判该工作馆承担30%的赔偿责任,共27万余元。

判决之后,李湛家属称“想继续好好生活”,而该工作馆经营者曾先生表示,收到判决后“人都是懵的”,将与律师沟通是否申请再审。

家属提出上诉:馆方没有尽到提醒合理休息的义务

潇湘晨报一直跟进报道此事,据长沙市芙蓉区法院2021年12月31日的一审民事判决书,法院认为此案不属于在提供劳务时遭受人身损害的情形,且没有事实依据能表明李湛心源性猝死与其工作性质之间的因果关系,判决驳回原告李湛家属的诉讼请求。

母亲何冬梅随后提起上诉,并向二审法院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新的证据。

何冬梅和李意阳在上诉中辩称,李湛死亡当天,实际从前一晚持续工作到了早上7时。而且应将李湛在店内等待顾客的时间也算进工作时间,平均下来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

虽然李湛与曾先生之间不是劳动合同关系,但李湛仍属于劳动者,应受到劳动法的保护。李湛虽然有权决定自己的工作时间,但曾先生作为其雇主,在李湛工作时间超长、工作负担过重的情况下,有权拒绝李湛继续为其提供劳务。而过度劳累、长期熬夜等原因是心源性猝死的诱因,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

家属还提出,李湛曾持续多次在店内留宿,曾先生对此也没有明确反对,可以说店内是曾先生为李湛提供的休息场所。

馆方在一审中曾辩称,自己对死者患有冠心病的事实不知情

二审时,原被告双方都出席了庭审。该剧本杀工作馆表示同一审的答辩意见,自方对李湛的死亡不存在过错。

该工作馆在一审辩称中曾强调,李湛在死亡当天的工作内容于凌晨1时已结束,其继续留在店内、在死亡时所在房间休息,都不是馆方强制安排的。馆方也明确向李湛表示,店内不提供住宿服务。

馆方称李湛可以自行决定,是否接受工作内容和工作时间。李湛是出于对游戏本身的兴趣,加上生活上的需要,短期内承接了较多的游戏服务。馆方也有过不建议李湛来店内工作的意思表示。此外,李湛是冠心病引发的心源性猝死,但馆方并不知道他患有冠心病一事。

二审焦点:该工作馆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应该赔偿多少?

据法院认为,李湛从事的工作需要日夜颠倒,而且时间不确定,需要时刻准备,这容易让人过度劳累、紧张刺激等,对身体危害较大。

虽然李湛与该工作馆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在该馆作为接受劳务的一方,理应根据日常经验法则和习惯等履行相应义务。

而根据日常经验,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等病的人不宜从事这类工作。该馆应当履行告知义务,甚至要李湛提交身体健康证明,但该馆却对李湛的身体状况不闻不问。如果经营者能及早发现,对其不予录用或适当保护,将大大降低此次悲剧发生的可能性。

而且该馆同意李湛工作后在店内休息、睡觉,也应负有一定的管理义务。

同时法院也指出,何冬梅没有证据证明李湛突发心源性猝死,是当天该馆不合理安排李湛工作时间所导致。李湛死亡主要原因是其自身疾病,该馆只是次要因素。

因而法院酌情判定该馆承担30%的赔偿责任。法院按照相关标准核算各项赔偿数额,合计费用共91万余元,该工作馆应承担27万余元的赔偿费用。

家属称“继续好好生活”,工作馆:将考虑是否申请再审

记者得知,李湛家属和该工作馆经营者曾先生皆于6月7日上午收到二审判决结果。

“只能说比一审结果要好些吧。”哥哥李意阳说道。目前,他已回到北京继续工作。而母亲何冬梅刚结束治疗子宫癌的相关手术,仍待在湖南休养。

此前,李意阳在弟弟发生意外后,曾把在广州打工的母亲接到北京一起生活,表示“我俩现在都更想和家人待在一起”。

至于之后的打算,李意阳表示二审判决既然是终审判决,之后会“继续好好生活”。

曾先生则称,收到判决书后“人都是懵的”,无法接受这个判决结果。

在此前的采访中,曾先生曾告诉记者,他对李湛的死亡也感到非常痛心和遗憾,当时发现李湛尸体所见情景仍刻在自己心中,但“李湛的家人从始至终都把我当杀人犯对待”。起初他愿意接受调解,但对方向自己索要的赔偿费用太过高昂。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自己的生活、精力以及财力都有不少消耗,和李湛家属也一直无法有效沟通,到二审时,他也不再接受调解。

至于之后的打算,曾先生表示自己会和律师沟通,考虑是否申请再审。

潇湘晨报记者 吴陈幸子

来源: 潇湘晨报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